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楚良图像博客

精心编辑制作 营造休闲乐园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某高速公路的总监理工程师(不加入任何圈子)由于本人工作较忙,很少访问朋友,但来访的朋友阅读日志后凡是留下评论足迹的,楚良一定会顺着评论足迹回访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  

2014-03-28 07:14:12|  分类: 图片讲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世界各地慈母爱女的美好心愿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世界各地慈母爱女的美好心愿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摄影师伊明·伊泽诺娃拍摄了一组关于克里米亚鞑靼人生活的照片。20多年前,伊明·伊泽诺娃的家庭结束数十年的流放,回到克里米亚,但现在正在这里发生的动乱让她担心,鞑靼人会再一次被驱逐出家园。图为2013年6月,克里米亚,一场婚礼前,女孩子们正在梳妆打扮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20世纪40年代,她的祖父母——克里米亚鞑靼人——被强行驱逐到乌兹别克斯坦;伊泽诺娃和哥哥,以及他们的父母都是在那里出生的。苏联解体后,一家人回到乌克兰,在克里米亚北部的村庄谢列布良,他们一砖一瓦地重建起家园。图为2013年8月,克里米亚,婚礼过程中,几名女子在户外休息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但是,乌克兰现在的动荡局势,俄罗斯对克里米亚危机的干预,以及该地区是否会“脱乌入俄”的公投,已经让她和很多人感到紧张。图为2013年7月,克里米亚,佐蕾·库苏伊托娃的家中,墙上画着的是现年82岁的库苏伊托娃的照片,以及她父母的照片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“暴力事件发生时,我就在基辅,”她说。“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甚至更加害怕安静的原因。前一天基辅的气氛还跟节日似的,第二天暴力事件就发生了,就有人死了。这里也一样,现在很平静。”图为2013年7月,克里米亚,妇女们为午餐准备面包,午餐前要为一位去世了37天的逝者举行祭奠仪式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自2010年之前,她就开始拍摄自己的家人和位于克里米亚首府以北70英里处的谢列布良社区,拍摄家庭聚会和当地日常生活的场景。图为2013年7月,克里米亚,男子们在仪式上为逝者祷告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她父母回到祖辈的土地上已经20年了,他们想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。在近期的记忆中,每一代人都不得不由零开始,重建生活。她母亲已经准备好了自己的文件。“她想离开,”伊泽诺娃说。“但我爸不想。所以他们留了下来。”图为2013年7月,克里米亚,一个男孩在自家院子里抓着一只白鸽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2013年7月,伊泽诺娃的朋友鲁斯兰开车回到了诺沃斯洛夫思科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2013年6月,叶夫帕托里亚,海滩上的年轻人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在婚礼上,新郎新娘和亲人们翩翩起舞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2009年7月,克里米亚,婚礼上,宾客用玻璃杯喝伏特加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2010年1月,辛菲罗波尔,伊泽诺娃的弟弟阿齐兹走进了克里米亚鞑靼族新的居住区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2013年12月,谢列布良村,伊泽诺娃82岁的祖母在自己的房间里祈祷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2010年1月,辛菲罗波尔,阿齐兹和妻子阿丽亚在克里米亚鞑靼族新的居住区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2010年1月1日,谢列布良村,伊泽诺娃的母亲卡迪布点亮新年装饰树上的灯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 2008年6月,75岁的艾里在克里米亚的谢列布良村。艾里1944年被驱逐出克里米亚,1990年带着全家回到克里米亚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2010年,卡迪布和伊泽诺娃的阿姨埃尔米拉走在路上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2014年2月,克里米亚,俄罗斯士兵站在被封锁的乌克兰军事基地外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2008年6月,克里米亚谢列布良,47岁的巴赫蒂亚尔在院子里堆放稻草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卡迪布提起克里米亚有可能加入俄罗斯的消息时哭了起来。

克里米亚鞑靼人不安定的生活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      2014年2月,克里米亚谢列布良,卡迪布准备好了自己的证件,以备哪天全家不得不突然离开家园。
世界各地慈母爱女的美好心愿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世界各地慈母爱女的美好心愿 - 楚良 - 楚良图像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47)| 评论(26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